塞上燕脂凝夜紫

燕脂产粮速度诡诈多变,逆冷拉郎cp制造者,非良善之人也

黑色名单_上

▲把大家的想法整合了一下,变成了一个中篇的样子,三段完结。还望不要嫌弃(趴 @CreiztAffinia  @嘈嘈切切错杂弹  @鳰谷鳥

▲大概每一部分都会有肉渣渣的样子(说好的车呢

▲CW非洲夫夫

▲正经悬(阴)疑(谋)向(论),接7代后时间线

—上—

▲作业BGM:The Boy Who Shattered Time

“Chris,我觉得你应该马上来看看,趁BSAA还没有插手。”

“Jill?这是怎么了?”

“Wesker还活着……他现在看起来很不好…………Jesus……我有点想吐,他看起来糟透了,他现在知道一些东西……我知道他很危险,但是情况很特殊…...

新年第一架

▲婚后发癫向中秋贺文

▲SergeiXWesker/佐威

▲梗来自俄语空耳群架练剑堂

▲短小精悍注意

“吃我一剑!华夏第一剑!白帝圣剑!御剑跟我走!”

枕头在Sergei的手中蛮王冲撞般直线击中了正在享受咖啡来不及闪躲的Wesker的正脸,并且Sergei清晰地看见咖啡杯抵上了Wesker的鼻子,接着滚烫的褐色液体蔓延到了他几乎整个惊恐的面部,迅速地覆盖了对方的光洁的墨镜,然后他作为报复狠狠地向Sergei的腹部蹬上了一脚,最后以墨镜主人痛苦的咳嗽和卡在沙发之间的大佐闪了腰的惨嚎告终。

“你怕不是脑子里有P膜。”颤抖地抽出纸巾胡乱地擦掉满脸飞溅的咖啡,却依旧固执地不愿意摘掉墨镜,咖...

Wesker 长出了翅膀

▲国庆晚会请欣赏CW组演出的小品(不

▲非洲夫夫的蜜汁剧情

▲评论乞讨中

“其实,医生,这一切都不应该是这样的。”Chris紧皱眉头,躺在长椅上,注视着天花板,双手放在腹部,表情凝重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说。”

“我看见被我干掉的一个恐怖分子正一脸慈爱地注视着我看心理医生。”他似乎说出了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一般一字一顿,郑重其事。

“你是说,闹鬼了?”

“不,闹鬼都好。关键是他不仅一脸慈爱,穿着时尚得不能更fashion的黑夹克,胸前挂了链小金锁,最可怕的是,他的背上还有一对可爱的肉鸡翅膀。”说到这里Chris不禁用双手捂住了脸,接着他捧着脸蛋使劲地揉了好几下。

“Chris你...

灰烬

▲我赶完Deadline了!!!液!

▲CW非洲夫夫的假刀糖

▲悬(阴)疑(谋)向(论)

给我评论我要评论有话说话没话乱说

我眼所见,皆为灰烬。无论是实验室里被真空加热的木炭,还是东非草原上挨雷劈的不幸灌木,最终也是如此了,黑色而已,所有的灰烬都差不多。

警铃大作。

时间,午夜;位置,市中心;人质,一名;潜在威胁,高浓度新型病毒。

和当年一模一样的地狱在这里被再造,奇迹般顽强的野兽再度从死亡中醒转过来了,他磨尖爪牙咆哮起来——这些Chris都知道,他不会意外——一点都不。

Wesker招摇地选择了市中心,在这栋外表不起眼的商业大厦里别有洞天——也许他有特别的用意,但现已作瓮中鳖...

竖flag

这周之内完成《灰烬》

否则我就请室长吃饭

附加写一篇CW的奶茶方便面挑战

有大佬说她要开车

等车 @CreiztAffinia

Wesker变成猞猁逃走了

▲今天刚刚爆肝的七夕贺文

▲这可能将是四个月之内的最后一篇甜文

▲兽化梗/同居注意

▲CWCWCWCWCW★非★洲★夫★夫★CWCWCWCWCW

满脸爪痕的Chris看起来像是刚刚从一场顶激烈的战斗中脱身,七手八脚地拎着一只不安分的大猫的后颈跌跌撞撞地从散乱得一团糟的行李箱旁挣扎起来,呲牙咧嘴地扯着嗓子向二楼寝室喊去。

“Jack!快来看你爸!”

暴躁的金毛猞猁在栗发少年的抚摸下终于停止了破坏性闹腾,看起来无非是比家猫大了那么一点,尾巴短了那么一些,看起来更魁梧了那么一丢丢。猞猁眼睛半眯,扑闪着耳朵——以及耳朵尖上那缕细而长黑色的笔毛,打个哈欠,吐出粉红而粗糙的小舌头,吧嗒吧嗒地舔...

今天妈妈不在家

▲CWCWCWCWCWCW非洲夫夫←→A↓B↓↑A↑B→

▲LOFTER上答应别人的写手挑战

▲平行世界注意,一家三口设定注意,克叔带娃注意


Wesker出差去了。

小Jake搬了个矮板凳坐到了Chris身边。

“爸,你在干啥呢?”

“爸爸在织毛衣。”Chris漫不经心地回答,手上的速度却似乎没有放慢。火炉的热度很是温暖,有橙红色的光亮在他的眼前跳动,寒气就像一张宽大的薄薄的蛛网那样被热气捅破了,只留下很少的几丝,在远处徘徊。

“织得好丑。”松一块紧一块的毛衣真是看起来不太讨好。

“小孩子懂什么呢。你妈妈天天在外面跑,冬天来了,一个人,冷。”Chris絮絮地...

写手挑战

来啊,尬文啊。

以《今天妈妈不在家》为题,写一篇CW,字数1800-2500,文体不限,题材任意。

时间不限,五天为准

开始疯狂@

@卷湮金风  @永远被世界遗忘 @嘈嘈切切错杂弹

大坏蛋不会唱美声

▲硬质充气糖果

▲CWCWCWCW非洲夫夫循环洗脑

▲斑马装Chris注意

“歪?Wesker?来教我唱歌。”Chris棕灰色头发的脑袋在Wesker面前慢慢地放大,一身分外具有土匪气质的回头率极高的斑马纹外套具有刻意耍帅的性质,鼻梁上还架了副太阳镜,即使语句真诚到令人潸然涕下其一个将军坐的蛮横行为依然显得像强抢压寨夫人。

黑人问号。

表情复杂的Wesker撇撇嘴,开始了长达一分钟的深沉思考,十七号车厢隔间里立刻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是我想多了还是你有病,来,二选一。

“大坏蛋不会唱美声。”甩个冷脸,话罢起身便要离开。

“不不不,不用唱美声,很短的,就教教我。”狗皮膏药一般紧紧...

1 / 3

© 塞上燕脂凝夜紫 | Powered by LOFTER